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河东电子 > 正文

偶像产业千亿市场规模难怪资本不愿放弃某吴姓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

  有人批评他私德败坏,身为偶像生活却不检点;也有人质疑他的职业,从去年A03事件开始,普通人的生活一次又一次地受到干扰。

  黑红路线的背后,又是谁在助推偶像产业的形成?千亿市场规模,产自日韩的舶来品,究竟何时才能正向发展?

  时光回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日本在美国的保护下,经济发展空前繁荣,1964年举办的第一届东京奥运会,让全世界认识到了战后日本的辉煌。

 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受占领国美国的影响,日本掀起了一股全民崇美的文化风气。

  1962年,一部名为《西区故事》的美国电影在日本上映,殊不知,就是这部电影,彻底改写了未来五十年的东亚娱乐圈。

  1975年,一个叫喜多川的美籍日本人看完《西区故事》后大受启发,他模仿剧中三位男主形象,创办了一家名为杰尼斯事务所的明星演艺公司,公司的招生简章很简单,只招15到16岁有意愿成为明星的男孩子。

  人类的表演艺术历史悠长,如果这家公司的目的只是将少年们“培养成角儿”,那帅真大可不必在此耗费口舌。

  事实上,杰尼斯事务所走上了不同于前辈的商业之路,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,那就是:我的产品,既为艺人本身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?在过去,艺人有严格的分类,以咱们中国为例,拉二胡的和耍猴戏的绝对是两个行当,拜的是两个祖师爷;

  有的艺人是歌手,有的艺人是演员,有的艺人精通乐器,换言之,艺人的成功与否,与你所在领域表现直接挂钩,天王如迈克尔杰克逊,那也是靠着猫步和嗓音冠绝全球。

  收拢来的男艺人啥都教,啥都让他们学,然而这不是重点,因为杰尼斯事务所压根不指望他们能样样精通。

  杰尼斯的卖点在于,将这些少年学艺成长的过程展现给普罗大众看,告诉他们“哦,原来一个明星的养成是这么来的”,用时下的语言形容,那就是“卖人设”。

  把一个少年成长路上的喜怒哀乐全方位无死角展示,从心理学角度来说,这是拿捏住了人性当中的“窥私欲”。而这些新型人设型艺人,今天被称作“偶像”,或者“爱豆”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以锦织一清为代表的少年队组合风靡日本,1985年12月,他们出版的第一张专辑《仮(因同反)面舞踏会》连续七个星期位列日本唱片销量榜第一。

  在过去,很多人盛赞杰尼斯创始人喜多川的高瞻远瞩,但现在看来,杰尼斯的成功有一定的时代必然性。

  八十年代的日本,正处于经济发展的巅峰,1980年全日本女性劳动者数量为2185万,占到总劳力数量的35%,同一时期日本的城镇化率接近80%,在20年间攀升了将近一倍。

  这么大数量的女性涌入城镇谋生,必然在工作之余需要寻求精神寄托,这便给男团偶像经济发展提供了潜在的市场基础。

  基于受众,在不断发展的男团形象中,蓄发,染指,涂口红等符合女性审美的一系列外在表现被具象化,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,男偶像“娘化”就成了必然趋势。

  同理,上世纪90年代的韩国,台湾省,本世纪头10年的中国大陆,都和日本一样经历了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,诞生出了很多如“小虎队”这样影响一代人的传奇偶像。

  在那时,“偶像”还是一个褒义十足的词汇,它意味着努力,上进,甚至平易近人的艺人形象。

  尽管他卖的是人设,可这份人设不假修饰,真实而不虚伪,一定程度上也为社会提供了正能量。

  偶像人设的真正塌方是发生在近两年,根据《2020中国偶像产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目前中国偶像市场总价值为1300亿。

  从粉丝画像来看,86%为女性,82%为95后,83%分布在一二线城市,归纳一下,大城市年轻女性群体。

  这个受众最大的特征在于消费意愿强烈,只需要通过资本引导,便能轻而易举地形成粉丝购买力。

  但是我们常说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越来越多的人看重这一片蓝海市场,越来越多的资方投资成百上千的偶像,必然会导致整体偶像质量的下降。

  前面我们说了,偶像的产品在于自身,不在于作品,过去日本由于高质量高把关,当然也高资本投入,真正做到了“吹拉弹唱十八般技艺我全都会”。

  现在偶像质量断崖式下跌,那反过来自然是“十八般技艺我啥都不会”,又因为一个偶像的出道必然会参与到传统艺术行业的演艺中去,那对这些艺术行业而言,影响无疑是灾难性的。

  比方说某些“爱豆”五音不全,唱完一首歌要调音师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的扣,又比方说电视剧中连台词都背不下来的“数字小姐”。

  是资本不顾一切地用财富强行堆出了一个个不合格的偶像,使他们占据了一个又一个本属于实力派艺人的生态位,劣币驱逐良币。

  那么未来的偶像经济,是否会真的恶性循环,最终无路可走了呢?关于这个问题,偶像的发源地日本,给出了他们的答案——脱实向虚,全面打造虚拟偶像。

  什么是虚拟偶像,是指通过动画,绘画,CG等手段,用现代影像技术合成一个不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虚拟人物形象,通过人工智能或后期配音,让他们服务于特定商业场景。

  2016年,日本一家名为Activ的公司率先合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虚拟YouTuber——绊爱,仅4个月时间,油管订阅数就超过20万。

  截止到2020年,日本虚拟偶像在线人数超一万名,排名第一的桐生可可以1亿5000万日元,约940万人民币的纯收入位列油管偶像榜第一,成为名副其实的吸金大up。

  因此,偶像作为一个东亚快速工业化带来的必然产物,其存在离不开特定时代背景,但风口终究不可能永远敞开。

  注: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且未能核实版权归属,不为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,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。


友情链接:
河东电子